比 劉衛京
  妹妹的兒子和我的兒子同歲,兩個孩子從小一塊長大,又總是在同一個年級,做家長的,免不了經常把他倆放到一塊兒比較。
  這一次期中考試過後,外甥的分數比兒子少一些,我悄悄跟兒子說:“你姨可能對你表弟的分數不太滿意,我們去他家時看到你姨的臉色不太好看。”
  兒子不以為然地說:“那時我考得不如他好,你不也是一樣嗎?”
  我愣了好半天:我也是這樣嗎?怎麼我沒意識到?我真的曾經在兒子考得不好時就對他態度不好嗎?
  我沒有做到讓孩子心裡毫無壓力,有意或無意間,我一定也流露出了對他的不滿意。反過來說,做家長的,會真的在乎孩子的成績,他考得不好了,可能我們真的就難以輕鬆,難以若無其事。
  可是,怎樣才算是好呢?接著我又問了兒子兩個問題:“你們班那個小齊考了多少分?小寧呢?”
  兒子並不介意我這麼問,但他略帶鄙視的眼神看了我一眼,我馬上就明白過來了,有些羞愧,兒子的那個眼神,很明白地提醒我:你們大人,總是會互相攀比。
  從兒子那個角度去看,他當然不能理解我們為什麼這樣做。我們都在這樣做:先找出我們跟別人的相同之處,然後再找出我們跟別人的不同之處,就由那一點點的優越或差距讓自己高興或不高興。真的比我們強很多的人,我們不跟他們比;比我們差很多的人,我們也不跟他們比。這也是人類的共同心理吧?
  可憐又可悲的是,在進行比較的當時,我們沒有意識到這樣的比較有多麼可憐多麼可悲。我們都不知道我們在無意中做了些什麼。
  剩餘價值 鬍子民
  由於年齡的關係,我從摯愛的工作崗位上退下來有段時間了。在這段時間里,我體會到了由熱到涼的無奈、由忙到閑的寂寞。其實,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。好在我很知趣,宅在家裡當起了家庭煮男。老婆在當地一所重點中學任職,平時忙得兩腳不沾地,特別是招生季節更是難得歸家,所以,家裡的大事小情就由我來承擔了。
  最近我們市舉行唱歌比賽,組委會抽我去擔任評委,一來是看重我那點專業水平,二來是讓我們這批老同志發揮發揮餘熱。歌賽搞得像模像樣、熱熱鬧鬧,我們的評定工作舉足輕重,顯得尤為重要。說老實話,擔任這樣的評委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,我們經常為一、二分爭得面紅耳赤。這時,總有一杯熱茶送到我的面前。送茶人是我們單位的小吳,頭兩次我還很感動,這孩子還挺有情意的。但馬上我有警覺了,是不是看我有利用的價值了,或者是她有什麼人參加了比賽,需要我從中幫忙?我這人就是個鬼性格,一生不喜歡走邪門歪道,所以得罪的人不少,她應該曉得我這性格的呀?我得問問清楚。可細細打聽,她並沒有什麼人參加比賽。這我就放心了。
  雖然是小小的一杯茶,往往在特定的場合下給人的感動是深遠的,因為“人走茶涼”傳了幾千年,幾乎成了鐵律。
  比賽結束後,小吳找到我,慎重其事地對我說:“阿姨今晚在不在家?我姐姐想去拜訪拜訪她。”我驚奇地問:“你姐姐跟我老婆認識?”小吳說:“通過我不就認識了嗎?是這樣,我姐姐的兒子想進阿姨她們學校,但中考分數差了幾分。”
  有點頭暈,眼前又出現了那杯熱茶,分明是熱茶怎麼有了涼意呢?
  為誰賺錢 陶百軍
  陶坤是我的一個血緣不是很近的本家哥哥,是我們這座城市裡為數不多的知名企業家。因為是本家的原因,我才有機會知道很多關於他的創業故事。他的故事,雖然不算是波瀾壯闊,但是不乏曲折。
  陶坤17歲到南方打工,26歲回到家鄉與他人合伙辦廠,35歲成為獨資的私企老闆。這個期間他接觸最多的就是工商局、稅務局還有公安局。工商局找他是因為涉嫌生產假冒偽劣產品,稅務局找他是因為涉嫌偷稅漏稅,工商局、稅務局也處理不了的,公安局就會出面了。
  45歲的時候,陶坤成了名副其實的有錢人。55歲那年,陶坤生了一場大病。醫生說:陶先生你這是太累了。陶坤自我哀嘆:沒辦法啊,婆婆多,別的不說,就是這陪吃陪喝就要人的命啊!
  大病初愈,陶坤萌生退意,這時他的資產如果變現存在銀行利息也夠全家吃喝的了。但是很多員工不高興:老闆,你把企業賣了,我們可怎麼辦啊!是呀,企業一百多號人,很多人都跟自己打拼了很多年,企業賣了,新老闆會善待他們嗎?
  陶坤決定企業繼續辦。他高薪聘請了職業經理,還邀請了專門的法律顧問。從此他的企業變了:現代化管理,規範化生產,遵章納稅。從此,各類檢查抽查稽查都有專人負責接待處理,無需他這個老闆親自出面。因為遵紀守法,那些管理部門自然也就沒人難為他。
  陶坤的身體日漸康復,精神更好。他的總結是:給自己賺錢時不擇手段,也就會麻煩不斷;給大家賺錢時,理直氣壯。為誰賺錢,這似乎更像個哲學問題。因為他不僅決定一個人的品位,更決定一個人的命運。
  送你一個梨子 錢永廣
  醫生說,梨子有潤肺、降火、清心作用,因為醫生這句話,我經常光顧我家附近的水果攤買梨。
  賣梨子的攤主是個朴實的中年女子。每次稱完梨,她總要選上一個梨子,硬要塞給我。她說,你總是不還價。這話弄得我很不好意思。
  時間長了,我確信,她贈送給我的最後一個梨子,是出於真心。我想,這份真心,也是由於她對我的好感,那就是我每次買梨子,從不還價。這讓她有點匪夷所思。有一次,她忍不住問我,別人都還價,你怎麼就不還?還有一次,她婉轉地說,你這個人有同情心,現在有錢的人,很少有同情心了,可你是個例外。
  我告訴她,我不是有錢人。她不信。我說,我不還價,並不是因為我有錢,也不是為了同情你,因為我很忙,有很多事要去做,在買水果這個問題上,我不想浪費時間和口舌。
  她仍然不信我的話,仍然把我不還價的緣由,當作是我對她的同情心。
  我清清楚楚記得,我最後一次在她攤位買梨子,我很認真地對她說,今天我再不能要你贈送的那個梨子了。可我越是堅持這樣,她越是堅持要贈送我一個梨子。堅持到最後,她說,咱們也算是老相識了,就算我送你的一個梨子,總可以吧?
  她說這話時,眼睛里滿是真誠,就這樣我又收下了這個梨子。可是,我覺得,我做錯了事。每次她贈送給我的一個梨子,我應該欣然接受她的好意才是。一個梨子,傳遞是人與人之間的愛,是心靈之間的溫暖。但每一個梨子,對她來說都有一份希望。我在想,她為了每次送我一個梨子,內心可是經過了多少次掙扎和猶豫?  (原標題:美文)
創作者介紹

ksximfnkbwt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